区块链将推动艺术品商业化进程,加密艺术会成为未来主流吗?

2018-03-13 11:19:17  浏览量 264  评论数 0
[摘要] 每场革命都有其意想不到的结果,那么加密艺术革命的结果是什么呢?

  在情人节那天,一小群艺术品收藏家为了购买玫瑰的照片花费了总值1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但是,这张照片却不会出现在浪漫的烛光晚餐上或是挂在卧室的墙上。事实上,这张照片并不是实物,而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图像。其价值在于与其相关的代币——一种存在于区块链中的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与图像不同,代币是无法被复制的,但这一方式的成功是可以被复制的。

  之前还有人试图让一只叫做Pepe的卡通青蛙成为区块链上的艺术先锋。不管Pepe是否成功,但这一新技术可能正在改变艺术世界。一小群艺术家、技术专家和金融家正在用区块链来呈现稀有的艺术,并将其销售。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已经想出了一种使数字艺术更具价值的方法。

  实物艺术品的价值来源于它的稀缺性,毕竟不是所有艺术家都是那么高产。但数字艺术不一样,它可以被完美地、无限次地复制。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或许能改变这一切。就像比特币的稀缺一样,原始数字艺术作品也可以如此。

  支持者认为,这将使得艺术民主化和分散化,帮助艺术家获得报酬,并解决作者身份和所有权的问题。而深入研究加密艺术更有可能实现民主化和分散化的,不是艺术本身,而是艺术商业。对艺术的欣赏和对价格的盲目追求已经交织在了一起,而加密艺术将其捆绑得更紧。

  物以稀为贵

  以前的实物艺术品之所以缺乏,只是因为没有技术可以完美地复制它们。几个世纪以来,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依然拥有着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微笑。如果可以复制,那也许是达芬奇的对手将他作画的全过程都拿相机录下来了吧。

  当然,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英国艺术史学家John Berger对人类复制艺术品的技术,尤其是对油画的仿制着了迷。他在1972年写到:“有史以来第一次,艺术的形象变得短暂、无处不在的、非实质性的、可获取的、无价值的、自由的。”对于伯格来说,这是一个民主化的过程,一个破坏了“使不平等变得高贵,使阶级变得令人兴奋”的艺术机制。

  计算机和互联网加速了艺术走向普遍和自由的进程,图像、歌曲和电影可以无限次地、快速地分享。不过,这会让它们的创作者感到愤怒,有时也会维权但效果甚微。那些试图将区块链与艺术品联系起来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扭转了这一进程——重新发挥艺术品的稀缺性、真实性和排他性。或许区块链上的某件艺术品能成为第二个“蒙娜丽莎”。

  在寻找“加密达芬奇”的赛道中,卡通青蛙Pepe可能是第一个进入区块链艺术市场的项目,所有人都可以提交原创作品。喵星人养成游戏CryptoKitties通过算法生产的数字字符让用户购买和收集虚拟宠物猫,然后繁殖来创造出具有珍惜属性和价值性的新宠物猫。基于区块链的DADA.nyc是一个艺术社交网络,展示了艺术家之间的视觉对话。

  Beatriz Helena Ramos成立DADA.nyc之后,明白钱是加密艺术魅力的一部分:“当我看到Pepe的例子时,我发现了一个机会,像是一场变革。”

  Jason Bailey将加密艺术的信息收集并发表在博客上,他赞同了Ramos的观点,并补充说,加密艺术将在艺术市场获得一席之地。Bailey说:“我们清楚地知道,如果把国家艺术基金会留在中央集权的手中,会发生什么。如果支持艺术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几个大集体,那么成千上万的艺术家随时都可能面临资金削减的风险。我认为,建立一个强大的、分散的客户网络是朝着确保未来艺术蓬勃发展迈出的重要一步。因为,权利和金钱在艺术领域是分不开的。”

  不过,这些艺术民主化的主张与Berger的想法相反。Berger认为,相机的技术已经能够实现免费并广泛地复制,让各行各业的消费者都能获取艺术,从而有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但加密艺术的支持者似乎要打破目前的平衡,他们认为区块链等技术通过创造稀缺性使艺术能够民主化,让更多的艺术家从中获利,从而为创作者而非消费者提供平台。

  艺术商品化

  自从尼安德特人开始制作洞穴绘画以来,艺术就诞生了,但艺术品商业化则发生得晚的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终于达到了巅峰。Andy Warhol将艺术的商品化发挥地淋漓尽致,他引发了巨大的媒体吸引力。市场上存在大量《布里洛肥皂盒》的仿制品,并创造了数百万美元的收益。而青蛙Pepe很可能就是2018版本的《玛丽莲·梦露》。

  一些知名评论家看到了艺术淘金潮中存在的风险。已故的评论家Robert Hughes在其2008年的纪录片《蒙娜丽莎的诅咒》中说:“大笔金钱与艺术的纠缠已经成为艺术诞生、控制和体验的诅咒。我已经70岁了,大概已经跟不上时代,我对艺术的概念还停留在博物馆的展厅里,却从未想过艺术与金钱的纠缠。”

  随着艺术达到商业化的新高度,艺术家分成两个派系——一边是商业主义者,Jeff Koons和Damien Hirst;另一边是非商业主义者,如Michael Heizer和Robert Smithson。

  随着艺术达到商业化的新高度,艺术家分成两个派系——一边是商业主义者,如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另一边是非商业主义者,如迈克尔·海泽(Michael Heizer)和Robert Smithson。

  但是在主流意识中,商人获得了胜利。Warhol曾经说过:“赚钱就是艺术,工作就是艺术,好的生意就是最好的艺术。”

  当然Pepes和CrytoKitties仍无法达到部分传统艺术的天价。就拿青蛙Pepe来说,不管是字面上还是技术上,艺术就是货币,用户通过Pepe Cash进行交易,这就是一种加密货币,只不过是另一种表现形式罢了。随着美元与Pepe Cash之间出现汇率拨动,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就会随之产生拨动。

  Jess Houlgrave是一家使用区块链追踪艺术所有权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她经常会思考这些问题。她具有金融背景,曾在瑞士信贷银行和苏富比拍卖行的投标部门工作,并撰写了题为“区块链:艺术生态系统的重要评估”的硕士论文。

  当问及艺术向区块链延伸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否该担心艺术和商业的进一步纠缠时,Houlgrave表示:“千百年来,艺术家拥有探索、揭示和挑战当前社会和技术的天性。就像其他任何研究尖端科技的人一样,为什么艺术家就不能专注于探索区块链呢?毕竟,最尖端的科技也正转向商业化。”

  Houlgrave说,争论艺术与商业是否存在固有联系是天真的,人们总是说艺术就只是艺术,不应该被商业化,不该将其视为资产的一部分。事实上,千百年来,艺术一直是一种资产,它与我们的金融体系密切相关。加密艺术只是将这一关系推向了新台阶——它就处于金融体系中。

  新的艺术工厂

  每场革命都有其意想不到的结果。那么加密艺术革命的结果是什么呢?

  John Zettler负责管理Rare Art Labs,这家公司一直致力于加速加密艺术的普及。该公司计划对数字艺术品提供令牌,从而让它们正式加入区块链上,并向艺术家提供如何销售以及如何为其作品定价的建议。

  在一月份Rare Art Labs矩形的稀有数字艺术节上,一副名为Homer Pepe的数字青蛙形象竟卖出了三万美元的高价。这一艺术节获得了一众知名媒体的报道和广泛的关注。

  Zettler公司的目标之一,就是在像布鲁克林这样的地方建立联系空间,让艺术家以非常低的价格进行交易。Zettler的技术专家将会帮助艺术家将其作品变成区块链上的代币,而拍卖顾问则会通知艺术家何时、何地以及以何种数量出售他们的作品。

  公司的其他人似乎对艺术和商业的“联姻”的风险了如指掌。创始顾问Tommy Nicholas称:“如果事实证明加密艺术仅仅是加密世界的衍生品,那我的余生将会在羞愧中渡过。我认为,目前为止,其似乎并且已经对创作者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

  艺术世界正在衍生出新的秩序。那它与旧的秩序有什么区别吗?像Zettler这样的人的存在,让我相信这并不会产生什么区别。他和Rare Art Labs可能正在发展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事实上,这正是评论家Hughes所告诫我们的:对艺术品价格的迷恋与高价无法对应的价值才是问题所在。因此,艺术和区块链似乎是共生的,甚至是赖以为生的。艺术家们能做的只能说避免艺术机构的资本化。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