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艺术中的悲情红颜:从名妓到名媛

2018-11-06 11:37:44  浏览量 43  评论数 0
[摘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林黛玉


林黛玉的《藏花吟》真实地展露了一个充满痛苦矛盾但又独抱高洁、至死不渝的女性心灵世界。词中虽然一直强调女性应该对自身洁净有所执着,但这一观点并不是来自于礼教的三从四德出发,而是从女性天生独有的一种纯净世界;就如宝玉所言:“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见了女儿便觉清爽;见了男子便觉得浊臭逼人”。即使以偏离传统道德的角色出现在艺术作品中,如水的女子们也会以女性柔美去讲述一段独特情怀。



在欧洲建筑和画廊中,常常能见到一个正在脱衣的裸女形象,她名为爱神是古希腊名妓芙丽涅,她因美丽而受审;那些传奇足够激发后世艺术家的想象力了。芙丽涅是古代世界的名女人,关于她的传奇甚多。最著名的当属她被人以“有伤风化”告上法庭,当庭裸呈,打动众法官,判她无罪;她曾当众步入海中沐浴,被人叹为犹如维纳斯自海中诞生;和她一度春宵值千金,但她爱慕智慧,甘愿向哲学家投怀送抱。法国学院画家热罗姆创造的这个芙丽涅受审场景,极大地刺激了后人的想象,奠定了一个羞答答的女性色情形象,并充分放大围观效应。她却因此以渎神罪受到了法庭的传讯。富有戏剧性的是,在审判时,辩护师希佩里德斯让被告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开衣服裸露躯体,并对着在场的501位市民陪审团成员说:难道能让这样美的乳房消失吗?最后,法庭终于宣判被告无罪。



奥赛美术馆名画之《奥林匹亚》:马奈一幅标着其艺术地位和在当时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作品。他所选的裸体模特是当时的名妓墨兰,表情呆板,身体不丰满,面容也并不华丽,因此备受嘲笑。但是墨兰白色的肌肤与白色的床褥交相映错,在背景暗淡的颜色衬托下,给人一种近乎浮雕似的柔和立体感。在马奈的另外一幅画作《草地上的午餐》(没放图)中,墨兰裸身坐在两个男人之间,目光坚毅、淡定,还夹杂着些许傲慢,俨然不是被观者,而是一个以反维纳斯的姿态注视着观看者的女主角。



蓬帕杜夫人是法国皇帝路易十五的著名情妇、社交名媛。是一个引起争议的历史人物,她曾经是一位拥有铁腕的女强人,凭借自己的才色,蓬帕杜夫人影响到路易十五的统治和法国的艺术。与其弟共同规划路易十五广场等许多宫廷建筑。她对各类工匠以及百科全书派的大多数作家均予庇护,提拔舒瓦瑟尔公爵为大臣,与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结盟,反对德意志的新教诸侯。七年战争失败后,染上肺结核死去。


卡米耶·克洛岱尔是法国雕塑大师奥古斯特·罗丹的学生,也是他的情人和艺术的竞争者。她倔强、任性而又才华横溢。她拜罗丹为师,又以她的美丽和爱情激发了罗丹的灵感。两人形影不离,互相切磋技艺,很快堕入爱河。卡米耶创作出自己出色的作品,令罗丹也暗生几分妒意。落拓不羁、激情如火的卡米耶容忍不了罗丹在热恋自己的同时仍然要回到妻子身旁,两人关系不断恶化,最终分手。卡米耶发奋雕塑,但贫穷孤寂的生活加上世人对其作品的冷漠使她濒临绝望。她打碎了自己心爱的作品,最后被送进了疯人院,在那儿度过了30余年的光阴。



苏珊·瓦拉东,1865年出生于法国贝西纳,1938年逝于巴黎。青年时代的苏珊·瓦拉东貌美、狂热和放荡,曾在蒙马特的舞场画室红极一时。她15岁开始给画家夏凡纳做模特儿,并很快成了夏凡纳的情人,同时也成为巴黎蒙马特区的画家们最为欢迎的模特儿之一。不过,从此她在与众多男画家的关系上也变得无限放纵和随便,与她有染的画家可排出一个长长的名单,以至于当她的儿子出生后,她自己也无法断定谁是孩子的父亲,面对人们的询问时,她只好如实回答:“可能是夏凡纳的吧,要不就是雷诺阿的?””当时在场的另一位西班牙画家尤特里罗幽默地说:“既然是优秀画家的作品,恐怕我也应该签个名了。”不久他就与苏珊瓦拉东同居,并让瓦拉东的儿子莫里斯冠以他的姓氏:莫里斯尤特里罗。而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莫里斯尤特里罗以后成为了巴黎画派中最著名的风景画家。



黄真伊,韩国李朝中宗时期女诗人,开城名妓,松都三绝之一。“明月”是她的艺名。她一生颇富传奇,史载色艺双全,书画、弹琴、诗歌等方面都很有天赋,作有大量“时调”与汉诗,艺术手法奇特含蓄,擅于借助自然现象,巧妙描绘爱情。她是艺术家,也是诗人。她在艺术里爱着,在爱情里完成艺术的当代自由。



《白描仕女图》为明代女书画家薛素素1598年所作,由于她常与文人往来,她的艺术更接近文人的审美情趣。薛素素,江苏苏州人,万历年间金陵名妓,“姿容雅艳”。工小诗,能书,作黄庭小楷。尤工兰竹,下笔迅捷,兼擅白描大士、花卉、草虫、各具意态,工刺绣。又喜驰马挟弹,百不失一,自称女侠。



此画乃大千先生在巴西时,为张心海一九五六年在美国纽约出版的英译「孽海花」,所精心绘制的封面。画面上的美女即为小说中的女主角赛金花,背景的主题是大火焚烧中的宫阙,象徵八国联军的入侵名妓赛金花逝世。赛金花一世传奇,其以风尘女子身份嫁与状元洪钧,作为「公使夫人」巡游各国。八国联军侵华,历史传说赛金花单独赴见瓦德西,乃至辛丑和议有其大功劳。 她曾题词曰:「国家是人人的国家,救国是人人的本分」。去逝时,齐白石为其题墓碑,张大千为其作肖像画。



董小宛因家道中落生活贫困而沦落青楼,名隶南京教坊司乐籍,与柳如是、陈圆圆、李香君等同为“秦淮八艳”。1639年,董小宛结识复社名士冒辟疆,后嫁冒为妾。明亡后小宛随冒家逃难,此后与冒辟疆同甘共苦直至去世。董小宛出生于苏州城内“董家绣庄”,“董家绣庄”是苏州小有名气的一家苏绣绣庄,因活计做得精细,所以生意一直兴隆。董家是苏绣世家,到这一代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别看刺绣属于工艺制造行业,可十分接近于绘画艺术,所以董家还颇有几分书香气息。



李因早年为江浙名妓,后嫁光禄寺少卿葛征奇为妾。她擅墨笔山水、花鸟,以潇洒随意及疏爽隽逸的艺术风貌备受人赞许。



因家道败落,飘泊异乡在李香君八岁的时候,随养母李贞丽改吴姓为李。是南京秣陵教坊名妓,秦淮八艳之一。她歌喉圆润,但不轻易与人歌唱;丝竹琵琶、音律诗词亦无一不通,特别擅长弹唱《琵琶记》。崔鹤的《李香君肖像》藏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画面李香君伏在窗户边,面目清秀,脸色沉静,似在优愁,又似思念。作者通过一幅肖像画,将一代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柔美、坚毅、刚强和痴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此琵琶女傅抱石所绘。而诗文《琵琶行》作于唐宪宗元和十一年秋,作者是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白居易有狎妓嗜好,任杭州刺史时,曾把杭州歌妓商玲邀往越州狎玩了一个多月。后因平素写讽喻诗得罪了许多朝廷的权贵,在唐朝藩镇势力刺杀宰相武元衡和御史中丞裴度的事件中蒙冤,继而被唐宪宗贬为江州司马。这件事对白居易影响很大,是他思想变化的转折点,从此他早期的斗争锐气逐渐销磨,消极情绪日渐增多。《琵琶行》作于他贬官到江州的第二年,作品借着叙述琵琶女演奏的哀婉之音和她的凄凉身世,联想到自己在仕途的迷茫和绝望,继而抒发了作者个人政治上受打击、遭贬斥的抑郁悲凄之情。琵琶女的音乐和遭遇与自己的生活相互映衬,而瑟瑟秋日更增添了一丝凄凉。在这里,诗人把一个琵琶女视为自己的风尘知己,与她同病相怜。而琵琶女原来是长安的歌妓,后来年纪大了,红颜退尽,嫁给商人为妻。



  • 分享到: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