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斐尔《雅典学院》中都画了谁?

2018-05-25 14:40:21  浏览量 130  评论数 0
[摘要] 对于文艺复兴三杰之一拉斐尔的名字,应该没有人会陌生。

  对于文艺复兴三杰之一拉斐尔的名字,应该没有人会陌生。他的艺术风格典雅明朗、安静和谐,充满宗教的肃穆却又保存着神爱世人的温馨情感,他既没有达芬奇那种百科全书式的博学,又没有米开朗基罗那样坚毅强健的的体魄,但他天赋于绘画艺术上的成就,使他依然成为文艺复兴时最具影响力的大画家,在西方美术史上,一般尊他为画圣,然而,他只活了37岁。但拉斐尔究竟善于绘画什么?他的传世名作又有那些特点?甚至,他对19世纪中后期的整个西方绘画风格有那些巨大的影响?

  《雅典学院》的创作背景

  16世纪初的前叶,在1508-1520年期间,是拉斐尔的艺术创作高峰期。这段时期是拉斐尔绘画风格、体系的完全成熟。在1508年,经过拉斐尔的好友——著名的建筑大师布拉曼特的推荐,拉斐尔从佛罗伦萨动身前往罗马,觐见教皇尤利乌斯二世。在罗马,他为尤利乌斯二世,及其后——文艺复兴时代最后一位教皇——利奥十世工作了十年之久。在罗马期间,由于好友布拉曼特主持修建着当时世界最大的教堂——圣彼得大教堂,因此拉斐尔被尤利乌斯二世指定为圣彼得大教堂及梵蒂冈教皇宫创作了大量的穹顶、宫室壁画。而位于教皇宫签字厅内的《雅典学院》更因其场面宏大、立意深远,承袭布鲁涅列斯奇的焦点透视法,并使用二进三的梯度空间纵深法,利用湿壁未干的特点创作而成,成为教皇宫内四组湿壁画题材中,最富盛名的传世之作。

  教皇宫的四组壁画总命题为《教会政府的成立和巩固》,共分列在教皇宫四室:第一室的命题是《神学》、《诗学》、《哲学》和《法学》四幅;第二室是关于教会的权力与荣誉;第三室画的是已故教皇利奥三世与四世的行状;第四室内的四幅壁画,大部分由其学生按照拉斐尔的草稿绘成,而第一室内被命题为《哲学》的壁画,就是后来我们称之为《雅典学院》的不朽名作了。其中,《神学》副题为【圣礼的辩论】、《哲学》副题为【雅典学院】、《诗学》副题为【帕纳巴斯山】、《法学》副题为【三德像】。  

  雅典学院高清

  整幅壁画(2.794×6.172米)

  以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为中心的五十多个学者肖像为主体构图完成。

  

  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

  柏拉图以达芬奇为创作原型,亚里士多德以米开朗基罗为创作原型。

  放大轮廓来看身边其他人物的面部表情——

  

  左侧的柏拉图和右侧的亚里士多德,分别被众人簇拥在中间,他们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左侧的柏拉图一手指天,另一手中所拿的书是其晚期所著的重要思想作品《蒂迈欧篇》。右侧亚里士多德一手平伸,另一手所拿的是他学术著作《伦理学》(后来亚里士多德的儿子尼各马可重新注释,这本书又称《尼各马可伦理学》)。

  众所周知,柏拉图是亚里士多德的老师,对他不仅有20多年的学术培养,更有修身束德的情感。那么,为什么画面的两人在争论?对于画面二人手的动作及手中著作,因拉斐尔并没有注解,所以后世许多人对其解释都不尽相同。

  孤寂的学者第欧根尼

  

  在古希腊,穿在身上的衣服都叫Chiton。网络释义有两个,1:服装、2:海洋生物。这种着装风格渐渐形成“披挂型”和“缠绕型”两大基本类型,服装的形式主要有两种:1:希玛申、2:基同

  希玛申通常用长4-5米,宽1.2-1.5米的面料制成,它最初被当作大衣,但之后人们故意把下摆拖得很长,它的长度也就比原来多出许多。

  基同可分为多利安基同(又称佩波洛斯)以及爱奥尼亚基同。多利安式用一整块面料构成,是一种长至膝盖的短袖束腰外衣,呈矩形,其长边大于着装者的高度,宽为伸直手臂、指尖到指尖的两倍。它用软羊皮制成,多为紫色、红色或蓝色。穿着时,将多余的部分向上折叠,使矩形对折,并围绕身体褶裥垂披于左边,将腰部与胸部用扣针固定于肩,胸部用腰带稍加悬吊,两侧各留穿孔以便双臂伸出。由于腰带上部将其拉出缩短了衣长,从而形成了一个宽大的罩衫。手臂裸露,右边散开并未加连接,为的是便于活动。多利安基同的图案通常分为四种:格子、波浪线、条纹及花卉图案。爱奥尼亚式是一种长至膝盖的短袖束腰外衣,基同的上身没有向外面的翻折,只是用腰带将宽松的长衣随意系扎一下既可。两肩系结处不止一个别针,而是多少不等,形成自然的袖状。

  综合上图,第欧根尼的着装风格体现着希腊化古风时代的基同风格(应属爱奥尼亚基同),这种着装简洁单纯,以无形之形体现人体,兼具舒适性和自由的变化性。

  拉斐尔在画第欧根尼时,其慵懒的神态惟妙惟肖的体现了第欧根尼的哲学思想——

  第欧根尼生活在古希腊BC4世纪,他是苏格拉底的学生安提斯泰尼的学生。他认为除了自然的需要必须满足外,其他的任何东西,包括社会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是不自然的、无足轻重的。他强调禁欲式的自我满足,鼓励放弃舒适环境。作为一个苦行生活的身体力行者,他居住在一只木箱子内,如同乞丐一样的生活。第欧根尼揭露大多数传统信条的虚伪性,号召人们恢复简朴自然的理想状态生活。关于他的逸事很多,比如亚历山大大帝曾问他:“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希望得到什么?”而第欧根尼回答:“请你不要挡着我的阳光!”。亚历山大后来说:“我如果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是第欧根尼!”。

  第欧根尼所代表的犬儒主义可分为前后两期,前期称为平庸的深邃,即表面上愤世嫉俗,但内心却秉持着严苛的道德标准,言行一致;而后期犬儒主义称为深邃的肤浅,意指徒具思想道德上的制高点,而忽略现实情况的意义。

  画面中,第欧根尼古风时代的着装以及懒散的神态,恰到好处的弥补了整幅壁画中的空白位置,使得画面在整体构图上松弛有度,空间的即视感跃然而出。

  赫拉克利特——朴素辩证法的创始人

  

  在拉斐尔《雅典学院》位于第欧根尼的下方左侧,是一个身穿紫衣,一手做托腮沉思,一手在石台上写画的人物,这个人就是赫拉克利特。

  关于赫拉克利特,要说的简直太多,但为了避免太过冗长,还是需要尽量的浓缩概括一下他的思想精华。

  其实,赫拉克利特颇有点第欧根尼的性格特色,他出生在爱菲斯城邦王室的家庭,本可以继承家族王位的,但由于整日里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和自己进行思辨、较劲儿,于是果断放弃继承权跑到神庙附近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

  巴门尼德与希帕提亚

  

  在赫拉克利特身旁左侧的就近的两人,一位是黄色衣袍,回头看着老者的人,他是巴门尼德。挨着巴门尼德身后的,是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神情落寞孤独的人,她是希帕提亚。

  希帕提亚

  关于希帕提亚,讲到她的时候,心头忽然让人泛起一阵阵的酸楚,这位才华横溢杰出女性,并没有得到荣耀与掌声,而是人生的大不幸,在这里,我先插一幅她的肖像作品。

  

  这幅肖像绘画的作者是19世纪的英国画家米切尔所作,说起来,米切尔是拉斐尔前派的英国画家。拉斐尔前派最重要的发起者是罗塞蒂,简单说,就是画的人物千篇一律的一张脸的那个。拉斐尔前派的产生是为了一改拉斐尔时代之后,偏向机械论和风格派的画风。罗塞蒂作为拉斐尔前派最重要的大画家,肖像作品中千篇一律所用的模特脸,据说是同为拉斐尔前派奠基人的莫里斯的妻子,想来,也是画着画着俩人就跑偏了。

  希帕提娅(Hypatia),一位伟大而迷人的女性,她所代表的纯真、智慧、美貌、坚毅,体现着现代人心中渴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亚历山大大帝、苏格拉底、色诺芬、安提斯泰尼、阿尔西比亚德斯

  

亚历山大大帝、苏格拉底、色诺芬、安提斯泰尼、阿尔西比亚德斯

  亚历山大大帝

  亚历山大出生在马其顿王国的首都佩拉。马其顿虽然不属于古希腊城邦,但因属小亚细亚紧邻东古希腊,因此它的文化形式与希腊一衣带水。

  亚历山大的父亲是马其顿王国的国王腓力二世,他是一位励精图治的国王,但很遗憾,在他的二婚的婚宴时他被刺杀而亡。对这些情况我们一语带过了,主要说下亚历山大的成就及他对西方文明的影响。

  亚历山大从少年时期在军事方面就展现了他过人的天赋。马其顿王国在腓力二世在位期间东征西讨,国家经济及军队力量得到了很大的扩张。公元340年,腓力二世征伐拜占庭,亚历山大留在首都佩拉城摄国。在全国军队十出其八的情况下,北方边境的密底叛乱,情况万分危急,16岁的亚历山大集中守城部队,快速出击,一举直捣对方本城,彻底评判。

  公元338年,由于腓力二世在拜占庭的军事不利,周边邦国合围马其顿态势愈发危急,在这种形势下,雅典与底比斯结成同盟,共同进攻马其顿王国。在这场决定雅典与底比斯兴亡的关键战事中,18岁的亚历山大爆发出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喀罗尼亚战役中一举荡平底比斯圣军。

  

  底比斯圣军

  底比斯圣军的人数并不多,只有300人,或者说是150对儿。这300人都是同性恋,150对儿生死相依的同性恋人成了这支横扫小亚细亚的前锋部队,他们的指挥官是高吉达斯。这支军队在留克特拉战役中一举成名,然后辉煌难再,当他们遭遇了马其顿的腓力二世和亚历山大后,在喀罗尼亚战役中被彻底打垮,从此沦为马其顿王国的附庸。喀罗尼亚战役战役的3年后,当底比斯人听到谣言说亚历山大病亡后反叛,底比斯被亚历山大彻底夷平,这支勇猛的军队也在历史上灰飞烟灭——忽然想到《权利的游戏》中那支奴隶太监军队.......也是相当勇猛咳。

  

  大卫的《苏格拉底之死》

  插一幅法国古典主义大画家大卫的名作,以现为捍卫真理信仰的苏格拉底之精神。

  毕达哥拉斯、阿维洛伊、伊壁鸠鲁、德谟克利特

  

  图中,一位手捧书本的秃头老者是毕达哥拉斯,在毕达哥拉斯的身后,头缠着包头巾并伸着脖子看他的是阿拉伯学者阿维洛伊。阿维洛伊身后是一个露出正脸的金发的少年,据说他是乌尔比诺的公爵小罗斐尔。毕达哥拉斯右手下方,一个身穿黄袍,一边探头聆听一边在记录的是哲学家德谟克利特。在德谟克利特身后柱子的上边,头戴桂冠也在记录的另一位哲学家伊壁鸠鲁。

  毕达哥拉斯

  

  毕达哥拉斯早年也生活在小亚细亚的一个城邦,一个叫萨摩斯岛的这么个小城邦。早年呢,他也师从过米利都学派的第二大哲学家阿纳克西曼德,所以他后来提出的数本原说,和阿纳克西曼德的阿派朗之间也有一种思想联系。

  后来毕达哥拉斯由于思想和政治方面的原因,他当时得罪了萨摩斯城邦的僭主,不得不流亡,然后漂洋过海,来到了这个位于南意大利的一个叫克罗顿的城邦定居下来,在这个地方创立了他自己的学派。

  

芝诺、欧几里德、拉斐尔、索多玛、琐罗亚斯德和布拉曼特

  图中上方,身穿红袍的老者是斯多葛学派、塞浦路斯岛人芝诺(不是南意大利爱利亚学派、巴门尼德的学生、提出飞矢不动的那个芝诺);位于芝诺的画面右侧是波斯拜火教(祆教)创始人琐罗亚斯德;画面下方,一群人围绕在一个秃顶老者周围,而那个正在用圆规画图的老者是数学家欧几里德;位于欧几里德身后,手托蓝色球体的是大建筑学家、拉斐尔的好友布拉曼特;布拉曼特对面一位身穿黄袍,头戴冠冕手托天体仪的天文学家托勒密;托勒密身旁右侧的是索多玛,而索多玛与托勒密之间那个头戴小帽,只露出一点点脸的人就拉斐尔本人。


  • 分享到: